足球|2020年2/29的德甲

圖源:拜仁慕尼黑官方推特

這本來是一場令人興奮的賽事。

四年一次的2/29,拜仁慕尼黑在前鋒萊萬多夫斯基(Robert Lewandowski)傷缺的情況下,小將齊爾克澤(Joshua Zirkzee)再度先發上場,庫蒂尼奧(Philippe Coutinho)梅開二度,拜仁客場6–0霍芬海姆保持領先。

但後來改變了。

發生了什麼事

比賽第67分鐘,拜仁客場球迷區出現極端球迷(Ultra)拉出三條關於霍芬海姆大股東霍普(Dietmar Hopp)的辱罵性橫幅,責怪德國足協並人身攻擊霍普。

這不是霍普第一次被德甲球迷以掛橫幅或是喊口號的方式辱罵。

霍普是誰?

霍普是SAP公司(主營企業資源管理軟體)創始人之一,也是霍芬海姆俱樂部的最大股東,2019年富比世全球億萬富翁排名96。霍普本身在霍芬海姆長大,年輕時曾以球員身分效力霍芬海姆,自1989年開始投資俱樂部,2006年宣佈要建造有德甲水準的主場後加大投入,霍芬海姆也開始飛躍,從而升入德甲。他的父親是一個納粹衝鋒隊成員,曾與兩位同事闖入猶太教堂毆打志工,也因此2017年科隆球迷辱罵霍普的素材就是畫霍普女裝,並寫著「母親:妓女 父親:納粹」。

現場橫幅一出,拜仁代理總教練弗里克(Hans-Dieter Flick)立即跑向拜仁球迷區大喊,要求球迷拿下橫幅,與此同時拜仁俱樂部董事會主席魯梅尼格(Karl-Heinz Rummenigge)在看臺上擁抱霍普釋出善意與安慰。

橫幅被撤下。

比賽第77分鐘,拜仁極端球迷打出新的標語,但一樣是針對霍普的辱罵詞彙,比賽遂被裁判喊停,弗里克和拜仁體育總監薩利哈米季奇(Hasan Salihamidžić)、球員基米希(Joshua Kimmich)、蒂亞戈(Thiago Alcántara do Nascimento)、阿拉巴(David Alaba)、穆勒(Thomas Müller)等人再度到球迷區交涉,魯梅尼格與拜仁執行董事會的卡恩(Oliver Rolf Kahn,之後將接手俱樂部CEO及俱樂部董事會主席,曾是拜仁傳奇球星)也從看臺到球場上與球迷交涉,兩方球員則被要求離開球場,去更衣室通道等待比賽繼續。

拜仁球員向霍普道歉,霍芬海姆隊長 Benjamin Hübner 跟拜仁隊長諾伊爾(Manuel Neuer)及雙方高層,共同與裁判商討,最後達成「爭取不中止比賽」的共識,裁判表示再有一次這樣的行為,比賽就要被判中止。

比賽繼續,球員再度上場,但是雙方只是圍繞中圈附近互相傳球跟聊天13分鐘,直到比賽結束。

賽後拜仁球員與霍芬海姆球員一起到主場球迷區致意,未到客場球迷區。對此霍芬海姆的球迷鼓掌示意。

在本次比賽中達成「本賽季五大聯賽助攻榜首」的拜仁球員穆勒賽後表態,不應有任何抹黑造謠與敵視行為出現(種族主義、恐同等),這不是他想要的足球,基於熱愛,應讓社會有更多寬容。

Ist das der Fußball, den wir wollen? NEIN! ☹️Gebt Hetzkampagnen, Rassismus, Antisemitismus, Homophobie und allen anderen Anfeindungen keine Chance. 🤐

Aus Liebe zum Spiel!

Für mehr Toleranz in unserer Gesellschaft!

— Thomas Müller

拜仁官方與眾球員也均在 Instagram 打上 #FairPlay 的hashtag。

目前關於這場比賽的結果,德國足協將在下週初開始調查程序。不過會要求重賽還是拜仁直接被判負以及其後後果,仍待確定。德國媒體指出,因為比賽是合法踢完,應該不會被判負與重賽,但德國足協勢必對拜仁祭出處罰。

拜仁的官方回應

拜仁在官網整理了魯梅尼格接受採訪時的說詞。

作為拜仁一員,我對這樣的混亂深感恥辱。這意味著,德國足壇需要共同應對這些亂象的時刻到來了。這是足球醜惡的一面。我同樣要對迪特馬·霍普先生表達深深的慚愧,他是一個出色的好人,不僅是在足球層面,他為整個地區的體育事業都帶來了積極的一面。我個人也已向他表達了歉意。

我們本不需要為看臺上發生的這一切道歉,本來我們的球隊在這場比賽中發揮極其出色,但最終拜仁讓世人看到了最為醜陋的一面。對於發生在我們粉絲區的事情毫無藉口可言,我們已將整個過程拍攝下來,並將採取最嚴厲的措施,懲罰今天讓拜仁蒙羞的肇事人,他們即將為此付出代價。

我認為球員們最後幾分鐘在場上的表現表達了明確態度,這是球員們與裁判協商之後的結果。德國足協為此指定了相關程序,我也認為這是非常正確。

相對而言我認為德甲、德國足協和各家俱樂部都已經(針對恐同、種族主義的應對措施)做出了表率,現在我們必須團結地站在一起,面對過去某些在看臺上,或者說在太多看臺上,其實是所有看臺上所發生的事情,我們長時間來總是閉上了眼睛,我們對此作出了太多縱容,以致於今天不得不徹底重新思考。現在大家不僅需要所有的智慧,更需要足球所擁有的純粹和力量來對付這些行為。

我讚賞比賽尾聲階段的進行方式,這是對那些在場拜仁球迷的結實的耳光。


目前認為,多個俱樂部極端球迷的這些行為,與兩項議題有關,其一是德國的50+1條款(與俱樂部資金有關),另外一件是連坐處罰的問題。

何謂50+1 條款

50+1條款設立於1998年,是為了避免足球俱樂部落入投資者手中,條款規定了投資者可握有超過俱樂部一半的股份,但俱樂部本身必須擁有超過一半以上的表決權。

這項條款讓德甲俱樂部的架構保持完整、穩定,但在歐冠賽事上面對他國有外資挹注更能提供高薪、高轉會費的球隊,競爭力也備受挑戰。

德甲在2014年底有了特別條款:如果過去超過20年來連續不間斷投資俱樂部,且發揮顯著作用,在俱樂部及德甲聯盟董事會同意下,可以跳出50+1條款。目前跳出50+1條款的除了狼堡跟勒沃庫森,另一個就是霍芬海姆。(萊比錫則是運用了規則漏洞)

霍芬海姆在跳出50+1條款之前,霍普持有96%的股份卻只有4%的表決權,跳出50+1條款後,他的表決權跟股權才終於一致。

但是一直以來都有球迷認為霍普介入俱樂部經營過多,這時就提到了這次事件(甚至可說是這連串事件)的第二項問題 – —連坐懲罰。

連坐處罰

2018年底多特蒙德因球迷辱罵霍普接到罰單,表示若再有此類事情發生,接下來多特蒙德作客霍芬海姆時,客場球迷區不能坐人。

賽季開始前,德國足協跟各個球迷組織代表達成協議,德國足協同意不再因為個別粉絲行為處罰俱樂部和整體球迷,球迷也同意會對霍普友善一些。

這個賽季,多特蒙德客場霍芬海姆的比賽中,極端球迷辱罵霍普,且疑似出現具狙擊暗示的圖像,雖然這種圖像過往都有,但是因為先前德國的槍擊案件,德國足協認為這種橫幅相當不宜且敏感,最後多特蒙德被判罰5萬歐元,未來兩個賽季客場踢霍芬海姆的正式賽事,客場球迷看臺不能坐人。

此消息一出,德甲的極端球迷們都表示不滿。他們認為德國足協對球場種族歧視行為沒有強力作為,卻對於球迷針對霍普的行為反應極大,而且德國足協對多特蒙德的懲罰明顯沒有遵守「不集體處罰」的承諾,從上週開始就有一系列針對性的球迷橫幅和抗議口號出現。

這些矛盾,在接下來的德甲賽事中能否被解決,還是一個問題。


極端球迷(Ultra)的另一個側面

德甲的看臺可以說是五大聯賽中跟當地社區連結最緊密的一個,在單純指責 Ultras 之前,了解這群足球文化之下很特殊的球迷也是對於理解德國足球在精神層面很重要的一部分。

儘管翻譯為極端,這個翻譯可能感覺已經有了貶義,實際上球場的氛圍往往是他們組織帶動,他們對於在地社區的連結是很強的 – —他們會出現在捍衛當地社區的價值觀上,也會出現在協助當地的事件中。當德國極右組織AFD弗萊堡市市議員說自己討厭足球但知道這便於展開群眾工作而購買弗萊堡套票時,弗萊堡的極端球迷組織一樣抗議著「納粹滾蛋」、「弗萊堡是多元的」,他們更長期以性別平權、對抗種族主義的抗爭聞名;冬季將至時,德甲各Ultras組織也提供資金來協助社區難民、街友及弱勢家庭。

儘管我們能通過轉播與新聞看到他們在看臺上的言行,但另一個側面,那些他們在地方的扎根,足球與德國社區的關聯,卻是我們難以理解與觀察到的。

針對這次事件,球迷組織是這樣說的:

霍普先生通過背後的運作,給一些多特蒙德球迷們帶來了痛苦,將此事推得明顯更遠了,並且開啟了與各種各樣的球迷板塊之間的私人戰爭。在幾個階段的升級後,這導致德國足協決定禁止多特球迷客場觀戰與霍芬海姆的比賽兩年。

德國足協違背了「在未來限制連坐懲罰」的承諾,即便這一懲罰與我們無關,霍普的這個話題也跟我們沒有那麼大的關係,我們也將其視為對球迷的整體權利的攻擊。這是對我們的冒犯,我們不能不作出回應。

這種用詞不是我們通常使用的,但其本身也不值一提。在足球比賽中,這樣的用詞或者是相似的用詞,是很常見的。不是非得同意我們的用詞,但對我們而言沒有其他選擇,因為這是唯一可以獲得必要關注的方式。

如果當這樣的侮辱被表達出來時你們就想要中斷足球比賽,你們不再能夠踢完90分鐘的球。今天的中斷就是過度而荒誕的。足球仍然是骯臟的,球迷們還是反叛的 – —反對連坐懲罰。


這場賽事的後續結果未知,但關於俱樂部資金與表決權、球迷看臺上行為,終究是德國足壇必須面對與討論的事項。

除此之外,德甲看臺上長期有的種族主義的問題,外籍或移民後代球員表現不佳時尤是,這點在厄齊爾退出國家隊的聲明中也有指出 – — 儘管也有人認為厄齊爾引起爭議不是因為是他土耳其裔身分,而是因土耳其選前的合照事件,認為他與土耳其獨裁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交好,民眾無法接受國家隊隊員背離德國所擁抱的民主自由的價值。

對於Ultras組織的陌生,往往是外國球迷在看到德甲賽事看臺上的標語與橫幅難以理解的原因,倘若德國足壇真的要面對看臺行為的管理,背後可以討論的其實太多了。

這系列事件不僅僅是球迷言行本身,更是對於德國足球文化精神層面的一項叩問。


後續狀態更新

  • 3/1 相類橫幅再次出現於柏林聯盟對狼堡的德甲賽事,致使比賽暫停,後又恢復
  • 3/1拜仁俱樂部主席海納聲明表示「足球世界應反對仇恨、狹隘與誹謗」。
  • 據德意志新聞社報導,這些標語是分段挾帶入場,並在比賽過程中黏在一起形成最終標語。
  • 3/2 即將在本週分別與拜仁進行德國盃賽,與霍芬海姆進行德甲比賽的沙爾克04足球俱樂部官方聲明,若之後比賽有類似事件在主場發生,沙爾克04都將不計後果地霸賽
  • 德國時間 3/2 拜仁慕尼黑官方公告將成立「反排斥、仇恨與誹謗委員會」,徹查此事件並應對將來可能發生的各種排斥和歧視行為。

本文亦發佈在個人Medium

Published b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